零时

\ switch /(←我跟你们讲他们超好!!!(இwஇ; ))

【5.20 纺夏】  Flowers

#5.20的补文

#纺夏小段子(假的)

#很清水啊(大概……)为什么lofter不让我直接发呢(இдஇ; )

#补完这篇我就要去上课了!学习使我快乐!!(bu shi)

#链接请见评论

(一周后才发现忘记打标签了orz)

【纺夏】 sweet

[车注意!]

#cp纺夏

#浴室play

#ooc不要打我我怕疼!

#补文第二篇(இwஇ)

#链接请见评论~♪

【纺夏】 warm

#占tag致歉,之前删掉的文的补文。

#因为放肆开车而被简书锁定了,然后lofter文里的链接全部失效(我……(இ△இ; ))所以我换了个地方开车~★(bu ni)

#补回来的文有三篇,占tag什么的都在这一篇致歉啦!

#正文链接请见评论~♪

#辣鸡零时就不新坑(x)

【纺夏】A  Little  Story

夏目小天使有这——么可爱!(๑•̀ㅂ•́)و✧于是就想写一篇他的同人文。剧情选择了暖系的甜文,人物有部分私设,ooc请不要打我。。。

图源自宝井理人老师的《只有花知晓》



小小的魔法师,在小小的世界里,寻找着小小的幸福。

“嗯……所以说,”青叶纺看着拉着行李箱站在他面前的逆先夏目,不解而无奈地笑道“这是什么情况呢,夏目君?”

“和家里吵架了。”夏目的声音闷闷的响起,他半张精致的娃娃脸埋在米白色的围巾中,只露出琥珀色的眼眸和冻得微红的鼻尖。

“离家出走啊……”纺温和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夏目柔软的发顶,“和家里闹别扭很正常,不过你这样跑出来阿姨会担心的,你先消消气,一会我送你回……”

夏目拍掉纺的手,开口强硬的打断纺的劝导:“不回去。”

“听话……”     “不回去!”

哎呀,真生气了。纺在心里苦笑。夏目现在已经不满的鼓起了腮,看上去就像一只炸毛的小奶猫。纺知道如果再继续对这只正在气头上的小猫说些没有用的劝导的话,这只喜欢用暴力的小猫一定会不由分说的对着他就是一顿挠。

所以纺在夏目情绪爆发之前接过了他手中的行李箱,将他从寒冷的室外拉进房间里。

“都十一月了,怎么还穿的这么少?”纺感受到夏目手指传来的寒气,有些担忧地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给夏目,“先去沙发上休息下吧,我去给你热杯牛奶。”

“要加糖。”夏目拢了拢身上带着纺温暖体温的外套,嘟起嘴一本正经的提出要求。

“是~是~”纺笑着回应,拿起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几度,然后将电视遥控器递给夏目,转身去了厨房。

夏目在沙发上找了个角落将自己窝成一团,手指按着遥控器漫不经心地点开一档节目。电视中传来喧闹的人声,夏目没有去看,他抱着双膝将脸埋在臂弯里,轻轻闭上了眼睛。

“叮——”微波炉清脆的加热提示音回响在纺一人居住的公寓房间中,纺从微波炉里拿出盛着牛奶的玻璃杯,找出砂糖罐加了些细碎的砂糖进去。

然后他端着牛奶走到夏目前蹲下,轻轻唤了一声夏目的名字。夏目从臂弯中抬起头,对上纺轻柔笑着的墨绿色眼眸。

“已经加过糖了,喝吧。”纺将玻璃杯递给夏目。夏目伸出双手接过玻璃杯,出神地看着热牛奶氤氲出带有香甜气息的白茫水雾。

“因为我一直是一个人住,所以家里只有一个卧室,”纺起身坐在夏目身边,看着他像小猫一样伸出舌头舔舐着微烫的牛奶,“如果不介意的话,今晚就睡我的床吧。”

“前辈的话没关系,”夏目舔了舔嘴角,觉得牛奶的热度还算合适,就安心的喝了几口,牛奶香甜的热度熨帖过因受冷而微痛的胃部,身体从内而外的暖和起来。

纺的嘴角不觉弯起温和的弧度,不得不说夏目不对他暴娇的时候真的很可爱,他安安静静的缩在自己的角落里,恬静而乖巧。

纺当然知道为什么夏目和家里闹别扭之后第一个会来找他。两个月前的初冬庙会,夏目把清酒当成汽水喝了,当纺好不容易在熙攘人群中找到他时,夏目没有像平时哪样一边揍他一边抱怨。他举着吃了一小半的苹果糖随着人群闲逛,听到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时转过头对他恍恍惚惚的笑。烟花在墨染般漆黑的夜空中绽开,绚烂的烟火映照着夏目被酒精熏染地微红的脸庞,纺将这一瞬默默定格在了心中,之后每次不经意的想起,都能感受到初夏阳光笼罩在身上的那种温暖的幸福感。

“前——辈~”纺还在出神的时候,夏目已经穿过人群,跑到纺面前不由分说的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或许是酒精催引的缘故,夏目撒娇似地在纺的怀中蹭了蹭,然后抬起头对纺露出孩童般天真可爱的笑颜,“最喜欢你了——”

怦然心动往往是在转瞬即逝的小小瞬间。

纺知道夏目其实很累,学校繁重的课程,偶像辛苦的训练,作为switch的队长夏目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而且夏目还一直在练习着并不存在于世界上的虚幻魔法,那些神秘虚无的魔法咒语和魔法阵在夏目的心里尤为重要,即使他比谁都清楚这些并不真实存在。

纺一直默默的陪伴在夏目旁边,看着他即使厌烦但还是认真整理好课程笔记,看着他在训练室摔倒后忍着疼痛继续练习高难度的舞蹈动作,看着他抱着魔法书兴高采烈的虚空绘着复杂神秘的魔法阵。夏目通常会在绘制完魔法阵后将指尖指向纺,几秒后苦着脸说为什么魔法又失效了,如果纺忍不住笑了,夏目一定会气急败坏的上前揍他一顿。

纺并不反感夏目对他使用暴力——当然纺并不是受虐狂,或许这只是出于宠溺后辈的心理。虽然有时候夏目下手重了点会有些疼,但如果夏目打完他后心情能舒畅一点,那也无所谓了。

或许在普通的日常中,喜欢的情绪就已经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了。所以夏目才会在醉酒时直率的对纺说出喜欢的话语,而纺也在夏目声音落下的那一刻,轻轻吻上了夏目被苹果糖染红的双唇。

夏目缓缓睁大了眼睛。

细碎的光亮落入他琥珀色干净清澈的眼眸中,仿佛藏进去了一片璀璨的星空。

“我也是,最喜欢夏目了。”蜻蜓点水式的一吻之后,纺凑近夏目的耳边,轻声耳语出自己的回答。

后面的事情他们都不怎么记得清了,因为彼此倾吐完心意后,他们又向之前那样玩乐似的逛起了庙会,直到夏目累了纺送他回家。

第二天他们一如既往的上课,训练,研究魔法。没有人刻意提起告白的事情。但是夏目会在训练累了之后靠在纺身上安静的休息,纺在特别节日里也会为夏目悉心挑选精致的礼物。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一切却又在顺理成章的向前发展着。

夏目感觉纺对自己越来越温柔了。

纺发现夏目越来越依赖自己了。

当夏目和家里闹别扭,一气之下拎着行李箱出门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青叶家的方向。

“纺那家伙一定会收留我的,”夏目想“但如果他不同意……反正揍一顿之后肯定会同意的。”

于是夏目站在纺家门前,摁响了门铃。

“喂,阿姨,夏目在我家里……嗯,他没事,您别担心——他现在好像不想回家,如果可以的话请让夏目住在我家吧——谢谢您的同意,阿姨晚安。”纺挂断电话,轻舒了一口气。

夏目在喝完热牛奶后宣称自己困了,于是纺就让出了自己的床给夏目休息。逆先家那边也拿到同意的许可了,纺很庆幸夏目的妈妈能这么善解人意。

卧室里忽然传出一声巨响,纺一惊,冲进卧室,夏目正从地上撑起身子,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怎么了?”纺连忙上前扶起他,被夏目捶了一拳。

“你家床为什么这么高啊?摔下来很痛啊……”

“啊,抱歉抱歉。”纺无厘头的道着歉,夏目确实是累了,没什么力气,连打在他胸口的拳头都是软绵绵的。纺将夏目小心的抱回床上,揉了揉夏目摔疼的胳膊,然后拉过被子给他盖好,“看来今晚我得抱着你睡你才不会掉下床呢。”

夏目愣了愣,抬眸看向纺。

纺一下子回过神:“啊……不是,我在开玩笑……”

“前辈,我们现在是恋人吧。”夏目认真的看着纺,“恋人之间……都会做些什么呢?”

纺一怔,随即轻柔一笑,伸手抚上夏目的半侧脸庞,“夏目想知道吗?”

“嗯。”

纺没有回答,他坐在床沿上,一只手抵在夏目身后洁白的墙壁上,另一只手扣住夏目的下巴,上前吻住了夏目浅色的樱唇。

不像第一次那样浅尝辄止,纺舔吮着夏目柔软的外唇,舌尖一点点撬开夏目的牙关,最后整条舌头都滑入夏目温热的口腔,紧紧缠住夏目的舌根吸吮吞咽。扣住下巴的手转到脑后,将夏目更近的压向自己。夏目刚开始有些闪躲,但片刻后便适应了纺激烈的吻势,闭上眼睛接受纺略带粗暴的掠夺。纺进去的又深了一点,夏目的吻是甜的,很清冽的甜味,像砂糖在味蕾融化出的甜意,令人不舍得离开。直到夏目被吻的缺氧到无法呼吸,纺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他,夏目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眼中因接吻的快感不由得氤氲起薄薄一层水雾,脸上的潮红还没有褪去,看上去懵懂而可爱。

“这就是恋人间会做的事情,”纺将夏目拥入怀中,手掌抚摸着夏目的后背安抚,“当然恋人间不止会做这些事情,但今天夏目已经很累了。等夏目再稍稍长大一些,如果那时候你还喜欢我的话,我再继续下一步,好吗?”

“嗯……”夏目已经缓和下来了,但还有些微喘,他伸手环住纺的腰,整张脸都埋在纺温暖的胸膛里。

我会一直……喜欢前辈的。夏目想。不知为什么,就是喜欢你,想一直一直,喜欢你。

“宙和我说,夏目总是抱怨魔法对我不管用,但其实,我早就已经中了夏目的魔法了。”纺温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夏目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冲他轻笑着的纺。

“是什么魔法我就不说了,”纺将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微笑着合上双眸,“夏目的话,一定能猜到那是什么吧。”

“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夏目不满的扭过脸,“不过你不许说,我肯定会猜出来的,我才不会给你说我笨的机会呢!”

“好的,”纺俯下身,在夏目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那么,晚安。”

答案明明非常显而易见的不是吗。

那种能够让人在不经意间怦然心动,能让人感受到安心的温暖,能让人时时被幸福感围绕的,名为“爱情”的魔法

——真是一个,相当温柔的魔法呢。

夏目是一名小小的魔法师。

他最喜欢那个名为“梦之咲”的小小的世界,因为那里有他亲密的队友,有他敬仰的奇人哥哥,

还有他所爱的恋人——青叶纺。

他在小小的世界里,收获了小小的幸福。

如同初夏雨后晴朗天气时的阳光般,温暖明澈的小小的幸福。

属于他们的,小小的故事。

永远也不会完结。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