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时

【招募!暑假作业☆ 】(bu)

盛夏·雨·switch

#  嗯,好久没有写正文了呢!(假装这篇是正文x)

# cp纺夏,switch主体

# 本来只是纯属搞笑向结果又加了些什么进去……(辣鸡零时的日常搞事x)

# 祝大家食用愉快还有冰镇西瓜真是夏天的宝物呐!(什么跟什么啊……)

—————————————————

“……下雨了?”

带有凉意的雨滴落在脸上,逆先夏目怔了怔,抬头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空。

不怎么令人愉快的灰暗色彩,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

不过已经到了梦之咲的正门处,隔音练习室相距不远,没有必要再去撑伞了吧,夏目如是想着,向前迈出一步——

哗————倾盆而下的暴雨将一脸淡然的夏目浇了个透心凉。

“……”

果然,不应该轻视夏季雨量的杀伤力……夏目幽幽叹了口气,伸手把湿透的刘海捋到一边。

不过,前辈和宙应该会记得撑伞的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让一下!!!我停不下来啊啊啊——”身后突然响起被雨声埋没大半的哀嚎声,音色莫名耳熟。夏目下意识地转过身,一个近在咫尺的身影不由分说地将他扑倒在雨水泗流的湿滑地面上。

“唔……”勉强从巨大的冲击力中缓过神,夏目从地面撑起身子,不满的看向将全部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你……”

……前辈?!

略显凌乱的青蓝色半长发动了动,抬起一张架着被撞歪的眼镜的白皙脸庞。

“夏目君?!?!!”

“……”

“呜啊对不起对不起对我不是故意的夏目君你没事吧?!……不过夏目君你的身体好软啊……”

“……重死了!”忍无可忍的夏目一巴掌把纺掀翻在地,附加一记狠狠的肘击,“少给我得寸进尺混蛋前辈!”

“呜啊——!”

“纺前辈你跑的太快了啦,都要追不上了的说!咦有熟悉的色彩?!是谁呢是谁呢hoho让宙加速到你面前猜出来吧~”元气满满的声音冲破雨幕疾驰而来,刚从地上站起身的夏目还没反应过来,就再一次被冲过来的不明身影扑翻在地。

呜啊啊啊啊——!!!

——并没有摔倒在地面上那么痛,哦对,地上还有个前辈来着,刚才的惨叫也是他。

夏目难得担忧了下纺的身体状况。

还……活着吧……

“呜……对不起宙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咦师父?”

宙?!

夏目感觉太阳穴有点痛:“你们……怎么都没撑伞?”

们?春川宙不解地眨了眨眼,然后低下头看到了被他和夏目压倒在地的纺,“哇纺前辈!找到你了的说!”

“咦怎么不说话?师父纺前辈他怎么啦?”

“宙,估计前辈现在不能说话了……”夏目抹去脸上碍事的雨水,“所以说你们刚才是在干什么啊?”

“哦哦是这样的说~宙在车站碰到了纺前辈,当时快要下雨了不过我们想都到学校了努力跑去练习室的话就不用打伞避雨了,于是宙和纺前辈就……”

成功遭遇暴雨了……夏目无力的伸手扶额,这难道就是组合成员之间的默契吗?

“那个……宙和夏目君……打断你们很抱歉,但你们能先从我身上起来吗?”纺颤颤巍巍地举起手,“我有点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了……”

“啊,抱歉……”忘记前辈的存在了……

三人相互搀扶着站起来,暴雨未停反而愈演愈烈,豆粒大的雨珠击打在地面,噼里啪啦地溅起一朵朵皇冠形的水花,宛若跳跃的音符,在天地之间编织出一段激昂振奋的骤雨交响曲。

“真是的,不会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夏目将手遮在眼上阻拦雨滴妨碍视线,与宙和纺一同向隔音练习室所在的教学楼跑去。

“不一定哦夏目君,如果现在在刮起七级大风才是最糟糕的情况呢!”纺回道。

“哇哦刚才是闪电吗?整个天空都亮了诶!hoho纺前辈宙感受到风了的说!师父你看纺前辈好厉害他的预言说中——哇呀好大的风!!”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

翻滚于天际之间的闪电将天空闪照地犹如白昼,随即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在天际炸响,狂风携着暴雨将switch的三人不由分说的掀退几步。繁密的雨水自天际倾泻而下,在半空汇聚成透明的巨型水幕。铺天盖地的凉意疯狂的横扫夏季恼人的灼热,只是switch的三人不约而同地感觉这凉意有些太过刺激了。

“师傅!纺前辈!你们在哪里宙看不到你们的说!!”

“快到楼层里面去!啊啊真是糟糕透了啊!!”

“不夏目君这还不是最糟的情况哦!咦雨怎么又大了一点,夏目君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前辈你闭嘴!!!”

“夏目君你说什么?!我听不——”

哗————!!!

整个世界,寂静了。



隔音练习室。

刚刚沐浴完的红发湿答答的贴在额上,无声滑落染上洗发露清香的晶莹水滴。夏目抓着搭在脖颈上的毛巾漫不经心地擦了擦脸上的水珠,思想游离天外。

“啊,不行哦夏目君,要先把头发擦干,不然会感冒的!”纺走过来将一条柔软干爽的毛巾覆在夏目的红发上,轻轻擦拭着,“不过还好学校有浴室和练习服,不然湿漉漉的会很难受的呢。哦对了宙说他要去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些运动饮料,所以可能会慢一些,夏目君不用着急哦。”

“嗯。”回以纺的是夏目不咸不淡的应答。

纺看着夏目无表情的精致面容。无奈地轻轻一笑:“心情很不好呢夏目君,是因为switch周六的特训计划被打乱了吗?”

“不是,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雨。”夏目闭上眼睛,感受着纺的手指隔着毛巾揉搓自己发丝的轻柔力度,“话说前辈,你还真是乌鸦嘴啊。”

“呃……不是啦,因为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和台风……”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哇啊夏目君不要忽然打人啦!!”纺急忙压下夏目对他举起的拳头,“我也是刚在车站看完天气更新,所以就想和宙快点跑到学校,撑伞的话会有气流阻力很麻烦,结果后来就……”

撞上我了是吗……夏目表示他更想打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夏目君你为什么也会……”

“……当时的想法和你们一样,”眩晕感涌了上来,夏目控制不住地向前摔了一步,纺伸手将他接在怀里。

“精神状态很不好呢……昨晚又熬夜制定switch的训练计划了吗?”纺担忧地抚上夏目的额头,“要注意休息啊夏目君。”

“啰嗦死了……前辈,”夏目嫌弃地别开脸,不易察觉的微红染上脸庞,“还不是因为你……”

“嗯?……唔啊啊啊啊啊啊啊难道是因为——”纺一愣,随即惊慌失措地抓紧夏目的双臂,“昨天——”

夏目被吓得轻颤一下,然后恨恨咬着牙一拳砸在纺的小腹上。

“闭嘴前辈……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啊呀痛……对……对不起……”纺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像个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练习室忽然安静下来,静到纺和夏目都能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以及窗外始终未曾停歇的,被朦胧化的淅沥雨声。

半晌后,静默着的纺忽然轻呼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将面前处于游离状态的夏目紧拥在怀中。

“唔?!”连着经受纺两次惊吓的夏目发出一个不满的音节,举在半空想揍纺的手想了想又放下来,改为环住纺的腰际。

算了……夏目将脸埋在纺的颈窝,闭上了眼睛。

至于昨天发生了什么——当然恋人之间会发生的事。

因为繁忙的练习纺和夏目已经很久没有独处,所以当隔音练习室只剩他们两人坐在一起讨论周末特训计划时,一点点小小的触碰都能各种擦枪走火。

不知道是谁先提出来的,或者根本没有谁说话,彼此都无比清楚对方,灼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扑打在对方的脸庞,温度自相贴的肌肤蔓延,十指在不经意间紧紧相扣,过于激烈的动作使被压在地板上的纤细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纤长的睫毛沾湿生理泪水,呻吟声染上微弱的哭腔。理智在情欲下被焚烧殆尽,以至于结束许久后纺才回神发现夏目宝石般的琥珀色眼睛已经哭得红肿起来。虽说后来有好好的将练习室清理消毒并将夏目安全的送回家但纺还是忘了一个问题。

——他忘了清理恋人的身体内部。

精液残留在体内,会引起受方身体的不适。更何况夏目还不怎么会自己清理。

“身体……还痛吗?”纺小心翼翼地在夏目耳边询问,却发现恋人的耳尖也染上了微红的色彩。

“都说过不能……射在里面,”小腹处一直传来的带有细微疼痛的酸胀感,夏目难受地将额头抵在纺的心口,不满地撇了撇嘴,“放开我前辈,你抱得太紧了,我喘不过气。”

“抱歉……”纺稍稍松了松力度,却还是不舍得放开怀中的人,“以,以后会注意的!”

“嗯……对了,我准备了几份新的练习曲,前辈你看一下,”夏目轻轻挣开纺的环抱,从包中翻出一摞乐谱递给纺,“用哪一个比较合适?”

“唔……”纺翻看手里画满音符的纸张踱步思考,最终停留目光在乐谱的其中一张上,勾起了嘴角。

“这一首很合适哦夏——呜啊!”

带有五线谱的纸张漫天飞舞,宛若坠零的白蝴蝶。未跟上转身动作的脚腕在“咔”的一声后清晰扭痛神经,纺一下失去平衡摔在面前的夏目身上,在后者迷惑震惊的眼神中带着他啪叽摔向地板。

咚——!!

“唔……”

(你们switch的平地摔技能真是满分x)

莫名其妙被地咚的夏目看着上方距离近的几乎与他鼻尖贴鼻尖的纺,想了想还是说出了一句及其破坏气氛的话,“骨折没?”

“没……”神色痛苦的纺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摔倒时让臂肘率先着地用以撑起身体,所以夏目没有承受来自上方太大的重力冲击,只是与之相应的,纺承受了堪比粉碎性骨折的疼痛。

反正是自己活该,纺强撑着对夏目笑了笑,:“没事,不用担心哦夏目君。”

“嘁……”夏目垂下纤长的睫毛,遮掩住眼眸中担忧的神情,“谁会担心你啊,少自作多情了。”

“嗯。”一如既往轻柔的笑容。

白色的纸张缓缓落地,纺与夏目贴的很近,唇与唇之间只有几毫米的距离,只要再近一点,再贴近一点点……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纺和夏目同时闭上了眼睛。

哐当———

?!?!?!!!

“哇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抱着满怀运动饮料进门结果看到如此场景的宙一惊,捂住脸唰的转过身,运动饮料骨碌骨碌滚了一地,“宙……宙不是故意看到的!我这就走!”

“等等!……不要说跑就跑啊……”宙消失在视线中,夏目推开纺站起身想去追,窗户却忽然被风吹开,雨水一言不合就噼里啪啦掉了进来,打湿地板上的特训乐谱。

“我去追!夏目君在这里收拾练习曲就好!”纺扶住夏目的肩膀拦住他,然后自己向门口处跑去。跑了几步又折回来,对着一脸迷惑的夏目俯下身——

“啾~”

“?!”

“对不起夏目君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纺歉意地笑笑,而后在夏目还未回神时跑出练习室,“夏目君请等一下,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

空旷的练习室只剩下夏目一人,夏目关上练习室的窗户,然后面无表情地捡起散落一地的乐谱。雨声回响在耳畔,仿佛音符在心中跳跃,扑通扑通,一段紧促而美妙的旋律。

“真是的……”把宙不小心丢在地上的运动饮料一瓶瓶捡起来,夏目深呼吸几次,还是无法平息心中蓦然加快的律动。

抱着运动饮料微微探身看向走廊,两个熟悉无比的身影正向他的方向走来,笑语声散落在静谧的走廊中,清朗而美好。

笑意沿上嘴角,夏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轻轻笑了起来,

“明明只是想好好训练而已啊~♪”

—————————————————

Fin

最近大暴雨的说!就想应应景好啦~(switch:这就是你让我们被暴雨淋透的理由?)

集训忙死了啊———还我暑假(哭唧唧)

因为有手写初稿的习惯所以在码字时还能顺便改改稿子,但总是越改越奇怪(趴)其实这本来是篇清水文(小声)

应该会有小番外什么的,因为很想写夏目家的那两只喵……(你走x)

哇啊~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我还真是话唠啊……总之,非常非常感谢看到现在的你!♡以后也请多多指(bian)教(ta)啦~☆

Magic

#\switch/!!!~国服实装啦!!疯狂打call!!!来啊大家一起来入sw坑吧!!!!!~☆

#大家好我是贺文↓✧*。٩(ˊωˋ*)و✧*。

[Magic]

这一天终将来临。

潮水般繁密的人群聚集于舞台之下,闪烁其间的荧光色彩宛若晴朗夜空中的璀璨星光。主持人激昂振奋的解说过后,巨大的电子荧屏蓦然亮起switch黄绿色调的队徽图案,霎时欢呼声响彻寂静夜空,舞台下的荧光尽数转为switch的应援色调。

\switch/\switch/!!!

“呼——”舞台后方灯光未曾照耀的黑暗角落,逆先夏目捂紧心口,略显艰难的微微喘息着,观众的欢呼声隐隐约约地传入耳内,有一种虚幻飘渺的梦境感。

果然还是……会有些紧张呢。夏目轻轻呼出一口气,想让自己放松下来。视线中忽然闯进两个身影,夏目一怔,随即眯起了琥珀色的眼眸,笑意沿上嘴角。

他的队员们,来了呢。

“hahihuheho~☆师父怎么会在这里?”switch里年龄最小的黄色魔法使春川宙在夏目面前晃了晃手,脸上绽开烂漫的笑容“要轮到我们登场了的说!!”

“很紧张吗夏目君?在手上写个人字然后吞下去就好了哦,像这样~”三年级的青色魔法使青叶纺在手掌里虚空描绘几笔,然后浅笑着将手伸到夏目面前,“来~”

“谁会紧张啊,”二年级的红色魔法使,逆先夏目撇撇嘴,嫌弃地拍开纺伸过来的手,“前辈和宙也是,switch的第一次live,不许搞砸了哦!”

“hoho~☆不会的!!宙也在努力成为合格的魔法使的说!大家一起加油吧hahihuheho!!”

“主持人在叫我们了呢,快点过去吧!”

“好,要上了哦!!!”

三只不同的手,在夜空下相叠在一起,然后在对彼此的加油声中用力向上一扬——

“switch!!!”

抬步向舞台走去,精灵样式的队服衣摆在晚风掀起的气流中摇曳,逆先夏目感受着身边两人无形中传递过来的温度,嘴角的笑意不觉加深几分。

有他们在,总能积攒足够的勇气面对未知的未来呢。

与大家在一起,一定会看到曾经未曾知晓过的绝美景色吧。

“来吧~为你们施加上幸福的魔法!~☆”

踏上舞台的那一刻,夏目如是想到。

—————————————————————

Fin

论pocky的正确食用方式

# 放假了豁~!!出去玩出去玩!!

# 特大暴雨加台风什么鬼……

# 于是在家里窝着的零时默默拿出本子来码字

#又是短打,又是小段子,cp 纺夏,希望各位小天使看完后别打我。

#别打我……

[论pocky的正确食用方式]

一直都很想写pocky  play,恋人各含住巧克力棒的一端向中间吃,逐渐贴近的脸庞,交织在一起的呼吸,浅浅的触碰后品尝对方唇舌中浓郁香甜的pocky酱的味道,吻势激烈时还可以顺水推舟地就地一推——————

然而,我总是在崩坏画风x

[纺夏的场合]

“咦?!要和我玩这个吗夏目君?!”

“啰嗦死了啊,前辈,咬住那一端,然后向中间吃,断了的话要重来。”

于是pocky就因为纺太过激动而在对吃到一半的过程中断开了。

第二根……又断开了

第三根,又……

第四根……

第五……

……最后一根终于完好地吃到尾声,夏目精致的脸挨近了,哇哦睫毛好长!夏目君的眼睛像宝石一样好漂亮!脸有点红啊夏目君,是在害羞吗?好可爱……

内心戏丰富的纺在感叹中咔擦咬断了自己这部分的巧克力棒。

“……前辈,”单纯吃了半盒pocky的夏目沉着脸,狠狠一脚踢在纺的肚子上,“你是故意的吧!!!”

以上是游戏失败最终演变成家暴现场的纺夏组……

                          ——es情报员零时为您报道

—————————————————————

TBC

【Leo司】 论正确抱抱猫猫的方式

# 又是突发的小段子x

# cp Leo司,给猫咪起名字那里太可爱了啊!(升天)

#来让我抱抱你们……(不你走)

[论正确抱抱猫猫的方式]

弓道部。

“雷欧先生,让我抱抱你~”司轻轻把手伸向懒散躺在弓道部地板上的橘黄色小奶猫,后者动了动毛茸茸的小耳朵,眯着眼睛蹭了蹭司伸过来的手指。

“哇啊~超cute!”心都要化掉的司抱起雷欧喵,被猫咪用软软的小肉垫拍了一爪子,“哈哈哈好痒啊~”

“……”在一边转着笔寻找灵感的Leo在听了半晌猫咪的咪呜声和司的笑声后沉默着把笔一丢——

“朱~樱,让我抱抱你!!~☆”

leader也受不住猫咪的可爱过去逗朱樱喵了吗?司在心里暗笑,把雷欧喵举至精致的面容前与其亲昵的蹭了蹭鼻尖。

“哼哼!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leader你真是的,cat怎么会speak呢?”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略微转头想看下Leo的状态,却被人忽然从背后环腰抱住“唔啊?!”

暖暖的体温自相贴的地方蔓延,司的面容不觉染上浅浅的微红,Leo的气息喷洒在脖颈,酥酥痒痒的,弄得司心里像是有猫咪在挠。司小心翼翼地把雷欧喵放回地板上,侧头看向散落在自己肩膀的橘色发丝。

不……不是在说cat啊……

“朱樱的身体好软呐~”橘黄色的脑袋忽然抬起来,意料之中看到了那双水晶般的紫罗兰眼眸染上羞愤的神情,“呐!朱~樱,让我亲亲你~☆”

噫?!?!!!这么Frank吗?!?!!!

“哈哈哈~☆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哦!!!”

“等……leader请不要忽然做这种事!!唔嗯!唔……”

被冷落多时的朱樱喵很不开心地在抱着司坐在地板上接吻的Leo的后背上挠了一爪子。

说好的抱抱呢!怎么去抱那个人类了!

好气啊好气啊!

喵!

—————————————————————

End

你们继续knights喵们我就抱走了哈哈哈哈哈x

“你用英语骂我?!”

“不满的话我再用日语骂一遍。”

啊啊啊啊啊他们怎么这么可爱幸福地吃粮x

“这粮甜到掉牙了,官方。”(இwஇ; )

“就是要官逼同啊小傻瓜。”(*๓´╰╯`๓)♡

那个……请让我抱抱猫猫们(你走开)

【论恋人睡着后应该做些什么】


#咦居然写出了一个系列

#cp :Leo司,涉英,绪凛,注意避雷哦

#独立小段子,以及这个梗真好玩23333333(bu ni)

#最后,祝食用愉快~

[Leo司的场合]

午饭后。

“呼啊——”朱樱司打着哈欠回到休息室,想先在沙发上小憩一下。

然而沙发已经被一个睡相不怎么美好的人占据了。

“l......leader?”司看了看睡在一堆乐谱之中的月永Leo,无奈地上前收拾好散落一地的纸张。

“没有在Writing music呢,原来leader也会exhausted的啊。”司凑近Leo注视后者熟睡的面容,轻轻一笑,“睡着的leader还是很quilt的嘛~”

“inspiration!!!”一声激昂的欢呼把司的幻想击碎成一地渣渣。

“呜啊!leader你没有在sleeping吗?!”

然而回应司的只有Leo再次平稳下来的呼吸声。

“……”司不解地歪歪头,伸手戳了戳Leo的半边脸颊,“是在说dream speak吗……”

“哈哈哈!抓住你了!外星人!”“哇啊啊啊啊啊——”

司惨叫着摔上Leo的胸膛,Leo拽倒司的手下移到后者的腰部,将其紧紧的圈在自己怀中。

“跑不掉的呦!呜啾!~”

这货真的在睡觉吗?!!

司一脸黑线。

“emmmmmmm,这手感怎么和小司一样……”Leo撇了撇嘴,均匀的呼吸声随后响起。

就是我,你有什么不满吗?推开Leo数次未果,司赌气地鼓起腮,然而熟睡的中的Leo选择就是不给你面子继续熟睡。

浅浅的呼吸喷在脸上,酥酥痒痒的。困意涌了上来,司认命地把脸埋在Leo的颈窝,纤长的睫毛轻扇几下,缓缓合成一条细缝。

当抱枕就当抱枕吧,一起sleeping就是了。

呼——

[涉英的场合]

午休时间。

“涉你看,我拿到了用来做发型的橡皮筋,一起来商量下下次live的发型吧~”天祥院英智拿着一小盒橡皮筋走进学生会会议室,“嗯?涉……睡着了?”

在日日树涉所坐的椅子前蹲下,英智打量着涉的睡颜,温润的天蓝色眼眸孩子气地弯了起来。

这样的大好时机怎么能不搞事呢?

一小时后……

“呼啊——amazing!真是美妙的一天啊~☆”涉从午睡中醒来,舒适地伸了个懒腰,“哦呀英智,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涉过来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英智强忍着笑意对涉招了招手。

“哦呀?怎么了呢,这样笑可是会缺氧的哦英智。”涉起身向英智走去,浅蓝色的长发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英智默默举高了手中的镜子。

学生会会议室的门在此时打开了,涉转过头。

“英智,关于这次梦幻祭的……”莲己敬人拿着一摞报告单进来,看见屋内一齐看向他的两人后愣了半晌。

“打扰了。”关上学生会的门,敬人面无表情地站在学院的走廊上,强忍下将手中的报告单扔成天女散花的冲动。

……日日树的双马尾是怎么回事?!!!这厮已经向着鬼畜美少女的方向发展了吗!!!!

[绪凛的场合]

梦之咲放学后。

衣更真绪在草丛里找到了正在熟睡的朔间凛月。

叹了一口气,然后无比熟练地背起他的青梅竹马离开学院。

——回家咯~

(这对真好写哈哈哈哈哈哈哈x)

—————————————————————

打TBC还是打End呢……(你走)

越到期末越搞事x

司的英语纯属瞎翻译,请不要在意不要在意(ni…)

写的很开心,最后许愿期末全过~♪

感谢食用!(比心心)~♡

【纺夏】 论恋人睡着后应该做些什么(续)

#咦居然有续文x

[论恋人睡着后应该做些什么(续)]

翌日。

夏目:“纺哥哥。”

纺:“噫?!?!??!?!!!!!!!”

“……你这是什么反应啊。”夏目不满地看着从椅子上摔到地面的纺,将手中的点心盒丢在后者怀中,“给宙烤的曲奇饼干,还剩下一些,前辈吃了吧。”

“夏夏夏夏夏目君你刚才叫我什么?!”纺捧着点心盒激动地不能自已,“请再说一遍!!!”

“……”夏目微笑着走上前,捏着纺的脸颊向两边扯,“你说什么?”

“呜……没……”

“我可没有打你的脸哦,前~辈,”夏目啪嗒一下松开手,愉悦地看着纺可怜兮兮的揉着泛红的脸颊,“啊呀,捏得有点红,前辈痛嘛?超~委屈的对吧?”

刚从地上站起身的纺听到这句话又差点吓得摔回去。

噫噫噫噫暴露了?!!

为为为什么夏目君不是睡着了吗?!!

完了完了要完了……

“前辈,如果你再在我睡着的时候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果不其然,夏目拽着纺的领带将他扯到自己面前,眯起了琥珀色的眼眸,“我就……”

“听听听听我解释啊夏……唔?”

踮起脚的小魔法使,在某个惊慌失措的前辈的唇上落下浅浅一吻。

啾~


我就报复回来。

—————————————————

End

救命inspiration止不住了!!(←别理)好喜欢这个梗2333333感觉还会写其他CP(期末考试?不……不存在的……)(இwஇ; )

【纺夏】 论恋人睡着后应该做些什么

#突发的小段子

#被考试折磨傻了的结果x

#最近沉迷3A就让他们背了个锅(ni…)

#ooc是我(←请随便打

[论恋人睡着后应该做些什么]

青叶纺犹豫了好久。

在休息室来回踱步数十次,抓着头发神经质地摇头或点头,打开橱柜门想吃一包夏目的甜食冷静一下考虑到后果还是停手了。

至于纺忽然不正常的原因,很简单——夏目在他面前睡着了。

毫无防备的,像小猫咪一样在沙发上蜷成小小一团的夏目君,安静地只剩有浅浅的呼吸声。

青叶纺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比如

——趁着夏目君睡着的大好时机吐槽一下自己内心的各种想法。

“夏目君你不要总是对我使用暴力啦我很委屈的!(இдஇ; )”

“夏目君使用暴力时下手轻点啦很痛的!(இΔஇ; )”

“打人不打脸啊夏目君我也是有尊严的!ヽ(≧Д≦)ノ”

“好怀念以前的夏目君那么可爱还会叫我‘纺哥哥’的说(இwஇ; )”

“夏目君做的甜点最好吃啦~(๑>؂<๑)”

“夏目君你训练不要太辛苦啦你看你都累睡着了!( p_q)”

“你这样很容易让人对你做些什么的比如说我——✧*。٩(ˊωˋ*)و✧*。”

“——诶我一开始想说什么来着?(゜ロ゜) ”

“哦想起来了,那个——夏目君我喜欢你很久了哦!(´∀`)~♡”

“!!!Σ(゚д゚;)”

“等等!我怎么说出来了?!!!Σ(゚д゚lll)”

“哇啊啊啊啊啊果然不应该看到夏目君的睡颜啊啊啊啊——(இ□இ; )”

青叶纺哀嚎着跑出休息室,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夏目坐起身,对着纺消失的方向不解地眯起眼睛。

不是已经交往很久了吗?他家前辈今天是怎么了?

哦,可能是被3A拽去喝假酒了。

【5.20 纺夏】  Flowers

#5.20的补文

#纺夏小段子(假的)

#很清水啊(大概……)为什么lofter不让我直接发呢(இдஇ; )

#补完这篇我就要去上课了!学习使我快乐!!(bu shi)

#链接传送门↓

嘿我是贺文

(一周后才发现忘记打标签了orz)


【纺夏】 sweet

[车注意!]

#cp纺夏

#浴室play

#ooc不要打我我怕疼!

#补文第二篇(இwஇ)

#祝食用愉快~

救命啊刹车失灵啦X